We are not viruses

Now or Never, 現在就行動! —— “我們不是病毒”請願活動後續及重要發布

親愛的同胞門,請願者們,一直默默關注並支持我們的朋友們,

謝謝大家的支持,你們的支持讓今年上半年的大型請願活動“我們不是病毒”在近一周時間內得到了將近六萬的簽名,我們在短時間內收到了荷蘭相關社會機構,媒體電台,大型訪談會的邀請和關注,一夜之間,在和荷蘭已經生活了百年並擁有超過一百萬群眾基石的亞洲群體如同像被哥倫布發現的新大陸一樣,我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令我們不得不發自內心地問一句,我們是不是已經離亞裔平權很近了?

下面,讓我們來給大家具體介紹一下簽名徵集之後的幾個月開展的各種活動以及發生的種種,儘管我們受到了Covid-19疫情的影響和阻礙,但是我們沒有停下和放慢自己的腳步:

我們怎麼樣在荷蘭增加自己的媒體影響力,並消除對我們的刻板印象?

Covid19是一面鏡子,折射出了最嚴重的一個問題,荷蘭的亞裔群體並沒有被主流社會當作平等的存在而對待,而是被當成“另類”。讓我們來回顧一下荷蘭媒體的歷史和發展進程;亞裔荷蘭人群沒有被代表,也沒有用一個正面的形像出現,亞裔荷蘭人群被荷蘭媒體界使勁的卡住了脖子,窒息,並且消失了自己的聲音。

這種被消失的聲音,只能導致一個結局,一個​​充滿著種族歧視和刻板印象的結局,一個​​充滿著不理解和“可以被無視”的結局。無需追究歷史,哪怕只看這個月:荷蘭總時報(Algemeen Dagblad)發出了一篇社論:”提供手交服務的中國人在海牙就像狒狒身上的跳蚤一樣到處存在“(Aftrekchinezen verspreiden zich over de stad als vlooien bij bavianen);荷蘭第二大黨自由黨的黨魁Geert Wilders在國會辯論上說:“如果等下又有一個中國人把別的蝙蝠扔在鍋裡炒菜然後出現病毒怎麼辦?”(Wat als een Chinees weer een andere vleermuis in de wok gooit.)

荷蘭媒體界是我們缺失並且還沒有立足的地方,我們缺少正面,公平,多元並且強有力的聲音,我們缺失亞洲人的視角去探討一系列話題與事件,我們缺失的是一代又一代應該獲得的體面尊重的機會。在此,我們非常驕傲的向大家介紹,Omroep PAC. Word ook lid van omroep PAC

Omroep PAC,亞洲與荷蘭的聯繫,我們的角度,我們的態度,我們自己的聲音!

反歧視小組和很多有能力的想要改變歷史的同胞們,參與組建了這個廣播電視媒體機構Omroep PAC,這是我們自己的社區!我們能通過PAC爭取到主流媒體中的一席之地,這能讓我們去講述我們那些根本被忘記的故事,從深度到細微的差別,從廣度到不同的視角。我們也會為所有的亞洲人才提供他們早就應該得到的公平競爭的機會。

我們還需要在社會議題和政治辯論中體現出我們的力量,我們有權利得到的平等。

這代表,我們要積極的參與荷蘭社會的議題辯論,我們要聯合起來發出自己的聲音,我們已經和不同政黨不同方位的政客,市政當局,以及很多社會機構進行了多次的會談和合作。

我們還做了什麼?

– 我們已經將我們的請願,和五萬七千九百二十四個簽名提交給了荷蘭教育文化以及科學部部長,並且我們也提交給了荷蘭內政部部長,但是沒有任何一個部長的發言人願意接受我們的請願書,由於Covid19疫情的原因,現在的請願都只能由電子版遞交,我們將會在12月重新遞交請願書。

– 就如同我在上面說到的,請願書達到了非常多的媒體關注,從NRC到Telegraaf,從荷蘭總媒體NOS到RTL經濟媒體,各個地區的報紙以及荷蘭當時最重要的電視節目,DWDD。

– 除了請願書之外,還有超過3000人通過了警察局的反歧視熱線舉報,也有很多群眾通過警察做了正式的立案聲明。

– 2020年3月17日的時候荷蘭著名社評網站Parool通過了一篇報導;”在疫情面前,我們沒有國籍與膚色之分“

– 荷蘭檢察院在2020年6月4日前後做出了Radio10在年初傳唱的歌曲沒有歧視性,公訴部門”完美“的忘記了將近六萬請願簽名和三千多份歧視報告。

– 荷蘭大眾報Volkskrant再一次發表社評;“亞裔荷蘭人再一次被消除掉了他們自己的聲音。“

– 我們與跨文化研究中心,各類反歧視熱線以及一些亞裔荷蘭組織聯合啟動了荷蘭司法程序,第十二法律規定。

– 第十二法律規定的啟動也引起了荷蘭媒體界的轟動,可惜並沒有上荷蘭電視,但是荷蘭各大媒體都有爭相報導。

– 2020年8月末,六大亞裔荷蘭組織聯合開展了一場線上活動:“這只是一個玩笑”,兩個星期之久,每天都會出現一個關於歧視行為的卡通影片,這在荷蘭的網絡世界刮起了一場改變刻板印象的旋風,遠在亞洲的南方早報也報導了這次線上活​​動。

– 在一起反對種族主義的背景下,荷蘭文化中心De Zwijger和亞裔荷蘭組織PAC開始了一場名為“消失的亞洲人”的調查活動,為什麼好萊塢以及其他電影傳媒業會對亞裔如此無視?

– 2020年12月底,我們將會得到荷蘭檢察院對我們開展司法程序,第十二法律規定的看法。

 

在過去的一年中,儘管我們做了非常多的事情,但是對於很多人來說,來自亞洲的種種,還是被貼上“恐怖”和“危險”的標籤。我們在荷蘭生活了數百年,但是永遠都會被貼上各種片面負面的標籤而不被尊重和被排斥。如果我們希望能夠得到足夠的尊重,那麼讓我們並肩努力通過媒體PAC來幫助實現自己的目標吧!我們希望能邀請所有簽寫請願書,並在荷蘭有合法居住地址的你們,一起來撰寫歷史。成為PAC的聯合會員吧,一年只需要十歐元,只要我們在今年年底達到足夠的會員數,我們就可以佔據主流媒體的舞台之一,在我們努力發展的時候,其他少數裔也沒有放棄前行,中東裔和穆斯林群體已經快要達到五萬的會員量,非裔荷蘭人群體已經達到了五萬的會員量成為了第一個衝破關卡的組織,為什麼我們亞裔不可以?點擊鏈接!加入我們! Word ook lid van omroep PAC

同時,在我們期待十二月的檢察院法律程序和努力向五萬會員衝刺的時候,我們同時可以做下面的事情:

  1. 如果您被歧視了,或者您看到歧視行為的發生,請您一定要去www.discriminatie.nl 網站報告歧視行為的發生,因為只有獲得大量的數據,我們才可以拿起我們作為這個社會公民所擁有的法律武器來維護自己的權益。
  2. 如果您被歧視了或者發現有可能是歧視行為的發生,如果您不知道怎麼去求助或者與人聊一聊這方面的事情的時候,你可以諮詢www.Asianraisins.nl 或者加入他們的FACEBOOK小組,您永遠不是孤單的一人!
  3. 如果您有投票權,請大膽的去投票吧! 2021年3月17日是荷蘭大選日,你的選票非常重要, 去選出您相信的人吧!
  4. 最後我們還是要再次提出,只有我們站在一起才會變得更加堅強,所以加入Omroep PAC吧成為我們的會員!十歐元一年的會員費用會讓我們真正的掌握話語權!成為會員的你不但有權利和大家一起商議媒體需要播放什麼內容,我們還可以得到很多的課程來學習。

 

溫馨並熱烈的問候,

反歧視小組:

GoGoDutch荷樂網
Vincent Yeers
Marco Jacobs
Bei Wang
Hui-Hui Pan